纽扣嘎嘣脆

生命不息 墙头不止 雷文写手 在线写屎

【锖义】春困

      非常非常意识流

  拉低了老师的梗太抱歉了(大哭)
  ———————————————————


  錆兔是最强的九柱之一的水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义勇是一个有些冷漠的甲级强者,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但是大家都不知道,义勇在錆兔的身边,就会变成一个柔软的人,如同坚硬的蚌壳下柔软的内里。

  錆兔和义勇,是一对关系亲密的好友,战友。

  但似乎,他们还有什么没有戳破的关系。

  —————————————————

  义勇其实一直对錆兔怀着一股惶恐,惶恐来自于当初与錆兔一同测试中。那一天,他负伤醒来,看到的是满身鲜血的錆兔,他害怕,他真的特别害怕,他害怕这个给予他力量的伙伴真的会离开他,到了那个时候,他该如何是好呢?

  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要永生背负起錆兔的生命了。

  所幸,神明听到了义勇的祈祷,阎魔大人将錆兔归还于人世间。他和錆兔一同,成为了鬼杀队的一员。他们将践行自己的誓言,以铲除世间的鬼为己任,还这个世间一个和平。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一天天长大,身上的功绩一天天增加,见过的悲剧也逐年增长。

  义勇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很久。

  —————————————————

  这天,大概是两人第一次分开来执行任务。这片地区的鬼数量有些多,两人需要分开来执行任务,才能使悲剧减少至最低。

  这就造成了义勇独身一人对战前下弦之一的鬼。

  在不慎吸入奇异的血鬼术所产生的花粉后,义勇在昏迷前最后想到的是錆兔的容颜。

  —————————————————

  义勇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灶门炭治郎,是义勇和錆兔在追查鬼时所遇见的失去亲人,妹妹化鬼的少年。两人为这位少年人指明了前进的道路,炭治郎也不负两人的期待,成为了鬼杀队的一员。

  义勇起身,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并非自己追查的地点,而是在一个不知名的空屋中。

  身边还没有錆兔。

  这不可能,他一直与錆兔是最好的战友,两人熟知对方的一切,以他们二人之力可以展现出水之呼吸的最大强度。

  在炭治郎絮絮叨叨的关切声中,义勇揉了揉有些微痛的额角:“炭治郎,錆兔去哪里了?”

  絮絮叨叨的声音一滞。

  “......义勇先生......錆兔不是......很早就去世了吗?”

  义勇手上的动作一顿。

  —————————————————

  按照炭治郎的说法,这里是鬼舞辻无惨的大本营,而他们刚刚结束了与上弦之叁·猗窝座的战斗。“义勇”则因为体力不支而晕倒,而这时,义勇来到了这个世界。

  义勇有些恍惚。

  心里似乎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这一切的一切才是最真实的世界。

  那他的世界呢?那錆兔呢?他所活着的世界究竟是他人捏造的幻梦?亦或是镜子里破碎的沙漏?

  时间的细砂从中流落,这个没有錆兔活着的世界,“他”是如何一步步走到“水柱”这个地步呢?

  记忆中的“他”在测试后的失声痛哭,在一遍一遍的训练中,自虐般地训练自己,一次又一次带着满身伤痕走在名为“责任”的路上。

  童年的影子随着姐姐的离去而破碎,少年的光阴随着錆兔的逝去而终结。

  “义勇”一天天成长,拖着满身伤痕,背负起一切,只为成为和錆兔一样的人。

  而他呢?他在有錆兔的世界里,有錆兔的保护,没有经历过第二次痛苦的失去。他还是太稚嫩了,他似乎还活在少年的幻梦里。

  无论这里的世界是否真实,他知晓了世界的另一种可能。

  他也可以成为更加强大的人。

  世界一点点破碎开来,一双手将他从混沌里拉出。义勇奋力睁开双眼,他看见了錆兔焦急的面庞。

  —————————————————

  “我也想成为柱。” 

  “义勇的话,一定没问题的!不过,你怎么突然这么想了?”

  “没什么。”他望着窗外衔着柳枝飞舞的春燕子,“只是之前做了一个春天的梦。”


  ————————END———————

*梗源小笼包老师的“if线第一次和锖兔分开独自执行任务的义勇”。

小笼包老师的梗太妙了我写不出万分之一的美好。很多意识流,大概是IF线义勇梦到了打无惨时的原著场景,发现另一个自己和锖兔一样是柱,惊叹于失去太多的自己的成长,反思于自己过度依赖锖兔,但是好像没有表现出来()最后当然是义勇回去,决心磨砺自己啦!不过,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推银】今年也是盛夏

  预警!!!!


  推银 前后有意义 不逆


  是GB 莫得性转


  又是我流小年轻谈恋爱的意识流


  明明主题应该是火热的夏天但我又写了奇怪的东西(维多利亚哪里会总是热的要命 枯了)


  过去捏造 两人已经熟悉了


  时间大约是《维多利亚手札》的后几个月,书店告白事件之后


  我流青春疼痛文学()


  是甜的(吧)


  深情男主王小姐x冷漠女主银老板(不是)


  都成年了可以喝酒了


  又雷又ooc 慎入


       ———————————————————


  这个夏天与以往的夏天不同,出现了少有的高温时节,对于我而言,也确实不同,今年的夏天,他不在我的身边。

  ———————————————————


  维娜蹲坐在夏天的维多利亚港口,看着远处水天一线的交汇处,看着夏天的晚霞和被映成紫红色的海;看着一艘艘轮船载着或是水手或是游客或是远去又或是归来。


  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在这个炎热的夏天的午后,她静静地等待着,等待那个银色的身影从海的另一头出现,携着落日的余晖向她走来。


  可惜了,他不会出现;可惜了,他看不到这个不同于往年夏日维多利亚美丽的海与天。


  今年也是和那年一样的盛夏啊。

  ———————————————————


  说真的,天气好的时候,维多利亚还是很美好的。


  ……大概。


  维娜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夹克,深夜的维多利亚真的冷得让人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个夏天。


  恩希欧迪斯对此也并未接受良好,即便他从小生活在寒冷的谢拉格雪山上,对于维多利亚的那种又是下雨又是刮风的所谓“仲夏之夜”也是敬谢不敏。


  两个半大的孩子在夜晚的伦蒂尼姆街头瑟瑟发抖。


  “所以这么晚把我叫出来干什么?”恩希欧迪斯不解地把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大半夜维娜把他从学院里叫出来不会就是让他出来挨冻吧?那他为什么不呆在寝室里多看一页书?一会回去晚了没睡好导致第二天上课直接睡着,教授怕不是得记他的过。


  维娜打了一个喷嚏:“带你出来找找乐子,你每天要不窝在宿舍里,要不窝在教室里,比老头子还老头子。等你成了老头就会发现你现在过得有多无趣了。”


  “人生可不仅仅只有一成不变。”


  她拉着他在仲夏夜里的街头奔跑,晚风携着夏日青草的气息拂过他的鼻尖。他看着女孩金色的发丝飞舞,仿佛带着阳光向他袭来。


  她是他夜里的太阳。

  ———————————————————


  伦蒂尼姆有许许多多的酒吧,维娜和八成的酒吧老板关系都还不错。


  “......所以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在恩希欧迪斯和维娜眼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十分不起眼的酒吧,时光将这里磨平,只留下已经被虫子蛀得差不多的木质牌匾上和上面歪歪扭扭且深浅不一的几个英文字母,让人看不清酒吧的名字。要不是从门缝里透出几丝温暖的黄光和嘈杂的声响。恩希欧迪斯几乎是要错过这个酒吧了。


  “问那么多干什么,进去吧进去吧。”维娜一手扯住恩希欧迪斯的衣袖,一手推开了这个有些破败的大门。


  门里是一个新的世界。


  一个热闹却又不吵闹的世界。店里挂着已经泛黄的吊灯,人们聚集在桌边划算,掷骰子,喝酒;吧台前是几个人不紧不慢地啜饮杯中的酒液,看着放在台子上的电视机里的足球比赛的录播,和酒保有搭没搭地闲聊;远处的是几个人聚集在一起打桌球,球撞击桌沿的响声不断传来。


  恩希欧迪斯从来没见过这种地方,在谢拉格,他还是贵族的时候,他就没见过这种情况,更别提他自来到维多利亚之后就是投身于知识中去,更没有去到这种街头巷尾的酒吧的机会。


  “凡事都有第一次嘛。”


  “凡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在恩希欧迪斯的记忆里,只有在那个夜晚,少女推着他坐到了吧台钱,点上两杯啤酒和一份炸鱼薯条。就着这深夜酒吧里的灯光和人间的烟火,做着来自仲夏夜的梦。


  完了,明天不用上课了。


  恩希欧迪斯闭上了眼睛。


  还是算了。


  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


  说实话维娜自己也不清楚居然会那么顺利。


  她和在街头相识的恩希欧迪斯从误会走向相熟仅仅过了几个月。恩希欧迪斯是一个看着就知道这是一个骨子里都刻着骄傲的人。当然维娜也一样,他们一类人。


  而且维娜一眼就看出来,恩希欧迪斯还是那种先前只在酒会与舞会上抿一口红酒或是啜一口香槟的大少爷。


  毫无对生活的经验可言。


  维娜面无表情地喝着啤酒。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她把恩希欧迪斯叫了出来,带他去了她经常光顾的酒吧,带他一起享用维多利亚夏夜的人间。


  当他们带着满身酒气走出酒吧的大门,和普通的醉汉一起躲避大街上的巡警。他们大声地笑着,哼唱着不知明的小调,有些不稳的脚步踏出了奇妙的韵律。有些微凉的夜风吹过,也吹不散他们身上的暖意。


  他们最后大笑着走到了港口,夜风又再次吹过,这次裹携的是海水的清咸。他们静静地蹲坐在港口,听着海浪的声音。


  “......要是我被记过了都怪你。”


  “谁让你不坚守自我的?”


  “......酒很好喝。”


  “下次别点炸薯条了,幸好就点了一份。”


  他们说了很久的话,交谈着从相识到相熟的日子。银色的月光洒在他们身上,像是提前为他俩披上了神圣的银纱。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们靠得越来越近。最后他们交换了一个带着酒气、海盐、炸物气息和夜风和夏天的吻。


  月亮见证了这一时刻。


  他们相互依偎,在潮起潮落的声响中,迎来了一个升起的太阳。


———————————————————


  “说实话,我有点想家了。”恩希欧迪斯靠在伦蒂尼姆街头的石墙边,他一半身子隐没在灰黑色的阴影里。


  “那为什么不回去呢?”维娜站在阳光底下。


  恩希欧迪斯舔了一下有些干裂的嘴唇,嗫嚅道:“......我怕回去了就不再回来了。”


  “什么?”


  “不,没什么。”


———————————————————


  今年的维多利亚似乎是得罪了老天爷,白日的温度直线上升,上升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


  与此同时来自炎国的电扇大受好评。


  维娜换上了她的背心,满头大汗地坐在电扇前,电扇“吱呀吱呀”地转动着,这个来自炎国的神秘力量给予了她新生命。


  再多冰凉的啤酒也无法拯救我了。作为一个怕热的阿斯兰,维娜觉得自己半条命就在这个盛夏被葬送了,还有一半被电扇救回来了。


  她看向坐在桌子前翻看书籍的恩希欧迪斯,这个来自雪山的菲林的手常年是微凉的,在盛夏是十分手欢迎的体质。


  维娜走向恩希欧迪斯,在他身边蹲坐下。恩希欧迪斯的身上是雪山的气息,只要靠向他,就可以体会到那种来自雪域的冰凉。


  维娜就这样,慢慢地睡着了。


  梦里是被风雪裹携的雪山,和雪山上她爱的人。

  ——————————————————— 

  美好的梦总是一碰就碎。


  当月亮升起,潮水推去,微凉的夜风带着海水的气息吹来。


  就像曾经,又不像曾经。


  多年前的夜里,有人和她一同分担夜色的微凉;多年后的夜里,只有她看着潮起潮落和太阳升起。


  她做了一个梦......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视线无法触及之处,是她无法回归的祖国*。


  但她现在看着月亮升起,她知道,视线无法到达的地方,也是她无法触及爱人的雪山。


  —————————end—————————


  维多利亚天气参考今年的英国天气()


  “*”号部分是推王的交谈3语音(有部分改动)


  写得不太好有点粗糙 希望能写出两个人的不舍和别离 希望你能喜欢


  活动很开心 希望有小红心和小蓝手 有评论是最好(星星眼)


        下一棒的老师 @404 


  神秘数字:124253280

 

【錆义】人生一串 (二)

        延续前面的ooc


        真的很雷你确定要看吗


        如果ok?


        —————————————————————


  (6)




  俗话说的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那么问题来了,男追男呢?




  是个好问题,难到让义勇一头栽进“錆兔”这个坑里整整待了7年,天啊拼个“七年之痒”也够了。可惜直男錆兔把义勇的种种示爱行为当成了“不善言辞的好兄弟”的情感表达。




  俗话说得好:直男不一定是直男,基佬也不一定是基佬(?)。




  直如錆兔,看着义勇天天来吃烧烤(没有三高真是难为义勇了),和錆兔桌上对吹,七年以来,风雨无阻;有时真菰有事不在,义勇还充当服务员,没工资那种。錆兔依然把义勇当做最好的兄弟!在他们相遇的七周年(为什么会有这种纪念日)上,錆兔极其认真地对义勇说:




  “希望在未来的人生中,我们依然是最好的兄弟!”




  真是可歌可泣,可歌可泣。




  义勇:???不我想当老板娘。




  当然胆小如义勇果不其然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啦XD!




  义勇只是嗫嚅了一句:“......好。”




  (7)




  “太惨了,惨的我都没眼看了。”目睹了一切的真菰同情地看着一边塑料桌边对着娃x哈“吨吨吨”的义勇。




  “复议,这也太惨了。”蝴蝶忍也同情地看着义勇,“不过这不是第一次了吧?”




  “是啊,每年这个时候,錆发表完他的‘兄弟宣言’之后,义勇都会来一排娃x哈,天知道他怎么整得和喝醉了一样。”




  “好惨,为什么不试试娃x哈的格x斯。”




  “娃x哈挺好的,充满童心。一开始确实是格x斯,可是义勇觉得太难喝了錆兔就帮义勇换成娃x哈了。”




  “......说真的我们不用管他们,我觉得他们现在就挺好。”




  “复议。”




  (8)




  “所以说啊!!那个小姐姐超级可爱啊!!”善逸激动地挥动他的双手,试图比划出来一个形状。然而这一切只能让炭治郎用看zz的眼神看着他。




  “哪个小姐姐这么可怜,被你看上了?”




  “??炭治郎你变了??你怎么变成这个亚子了!!把我如同天使一样的炭治郎还给我!!”




  “都是生活所迫。”炭治郎一看脸麻木。




  “算了......就是想和你说!!对面烧烤摊原来还有一个小姐姐!!她好可爱!!”善逸激动极了。




  “emmmm......我记得那个小姐姐和富冈老师关系好像很好的样子。”




  “!!什么!!和富冈义勇那个魔鬼?!”善逸抖了抖,回忆起了作为体育老师的义勇在对待自己这个被迫成为风纪委员的可怜人暴力执法的行径。




  “我要解救小姐姐于水火之中!!”




  “在此之前把作业补交上如何?再不交作业,我看连炼狱老师都要修理你了。”




  “呜......”




  (9)




  放学后




  “我们就看一眼,不然晚自修迟到了宇髓老师要给我们好看的。”迫于善逸的软磨硬泡,炭治郎还是来了。




  “呵!本大爷没想到你们俩居然在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去个烧烤摊又怎么了?本大爷就勉为其难地看看好了!”




  所以为什么伊之助也跟过来了?




  等到三人来到烧烤摊时,炭治郎觉得善逸那惊恐的表情他一辈子都忘不了了。




  宇髓天元吃着烤羊肉串,还时不时“吨吨吨”两口啤酒。




  两拨人沉默地对视。




  善逸回想起了自己被没收的烤串,还有被批评教育烧烤有都对身体不好的言论。




  这算什么?真香吗?




  突然善逸脑内灵光一闪,他似乎知道他被没收的烤串的最终归处了。




  (10)




  沉默被打破了。




  “......老师,你能......把烤串的钱还给我吗?”




  不愧是善逸,轻而易举地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




  宇髓天元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行。”




  两拨人在桌边相顾无言,直到真菰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僵局。




  “请问同学你们想要什么呢?”真菰亲和可亲地问道。




  回过神来炭治郎发现他们已经还吃烧烤+喝快乐水了。而且善逸已经和宇髓老师聊。起。来。了。




  ......




  发生了什么?




  “所以老师你今天没值班吗?”




  “不是,就来看看某人......啊,不是,没什么。”宇髓天元打了个哈哈。




  ......可疑啊。




  “咚!”隔壁桌传来了一声巨响。




  炭治郎看到善逸循声过去后熟悉的胃疼表情后也看向了那边。




  ......富冈老师喝醉了?




  —————tbc—————



        哈哈感觉这章好水(抹汗)


        算是过渡章 下一章善逸要搞事情了XD


【錆义】人生一串 (一)

  就是写烧烤的()


       小段子




  主要cp是錆义




  ooc ooc ooc




  观《人生一串》有感




  ————————————————————




  (1)




  鬼灭学园校门口有个烧烤摊,是各个学生口中圣地一般的存在。




  “只要你吃了就不会想离开了!”by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路人作者。




  其实只是因为坐镇的烧烤老板长得帅罢了。




  毕竟颜值即正义。




  (2)




  “这不公平!!!!”我妻善逸悲痛地趴在课桌上,“那是我的晚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也没办法毕竟把烧烤带进学校本来就是违反校规的呀。”灶门炭治郎把面包拿给善逸,“吃点我家的面包垫肚子吧。”




  “呜呜呜呜呜呜炭治郎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炭治郎!!!不过如果是祢豆子给我的话我会更开心嘿嘿……”




  “我觉得宇髓老师收走你的烧烤是最正确的决定,你还是饿着吧。”




  “???你不能这么对我炭治郎!!!”




  悲伤的善逸就这样悲伤地小声说了宇髓天元整整四节晚自修+三次下课十分钟的坏话。




  (3)




  宇髓天元还是学生的时候就认识学校对面的现烧烤摊帅哥小老板,好吧,当年錆兔还不是老板。但不可否认的是錆兔的脸自从他学生时代到现在他参加工作还是一如既往地吸引小姑娘。




  哦,对了,还有成年男性。




  宇髓天元面无表情地看着下班的同事富冈义勇冲出校门,明明烧烤摊还没支起来就杵那等了。




  蝴蝶忍搭上了他的肩膀:“别看了,再看也没得吃。还要巡逻呢。”




  可是过了一会,宇髓天元和蝴蝶忍在办公室里愉快地分享着没收来的烤串。




  (4)




  “说实话唔觉得义勇眼光不闸地。”宇髓嚼着一串鸡肫“吧唧吧唧”地说道。




  “何出此言?还有,把东西咽下去再说话。”蝴蝶忍一个闪身远离了以宇髓天元为圆心,半径一米的口水圈范围。




  “他看上哪个人不好,偏偏看上了錆兔这么一个直男,还死磕了这么多年,我从学生时代就见过他们的各种兄弟情了。”




  “你一个和三个妹子交往的渣男为什么要关注这种东西?”




  “嘿!我可不是什么渣男!而且我们讨论的是义勇吧!”宇髓天元又拿了一串韭菜。




  “所以你还是太年轻,你只和女孩子交往怎么会懂两个男性交往中的弯弯肠子呢?”




  “好像有点道理……不对你还单身呢!怎么这么了解这种东西?”




  “反正在我眼里錆兔只有一种形象?”




  “什么?”




  “深柜。”蝴蝶忍优雅地抿了一口82年的可乐。




  (5)




  “深柜。”




  “真菰,你刚才说什么?”錆兔一边烤给义勇的鲑鱼一边说道。




  “没什么,3号桌追加两串烤鸡翅。”




  “好。”




  真菰同情地看着乖巧坐在塑料凳子上乖巧等待的义勇,天啊,多少年了,义勇还在痴痴地等待着錆兔,太感人了。当初义勇上大学,他的大学离这里可是隔了大半个城市,可是义勇每天报道,风雨无阻,比錆兔他自己还准时,这是什么?这是爱啊!




  真菰几乎就快被自己感动哭了。




  “真菰?”义勇疑惑地看着真菰。




  “怎么了?”真菰可是说是用慈爱+心疼的眼神看着义勇,盘算着今天给他免费附赠两串烤大白萝卜。




  “就是想问问你,你今天是不是不太舒服,一会要哭的表情一会又要笑的表情,要哭不哭要笑不笑。说实话,有点恶心……”




  算了吧,让这俩狗男男玩蛋去吧。反正这么多年这俩人自个也玩的挺开心的,她就不操这份心了。真菰面无表情地捏断了手中的笔。


        你萝卜没了。




  —————tbc—————




  

id=鹊

就是个写雷文的,懒得要死,文也雷的要死,非典型BE爱好者,典型沙雕爱好者。

踩坑无数,每次发的都是雷文,可能会雷到您真是对不起。

最近pick的是桶哥 义勇和银灰老爷()

【讯银24H】危险不可能

 全称《世界之不可能?!可以看到好感度的我发现冷酷上司对我的好感值早已到达99?!》


  轻小说式标题


  讯银


  可以看见好感值且内心戏十足直接A上去的讯使攻x明明已经好感到达99却不敢迈出最后一步胆小(什么)对自己感情不自知的银老板受


  很雷ooc ooc ooc


  全都是笔者自己的没有意义的脑洞


  蜜汁小言风味的无脑小甜饼


  文里的屑刀客塔是我,本屑刀客塔总是把先锋当重装使()

  

  是群里的讯银活动 群号是:124253280


  有点过激的群,大家都来玩呀


  ———————————————————


  讯使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医务室里雪白的天花板,他感觉头还有些懵懵的,被重装防御者一盾牌揍下场的经历可真是太棒了(棒读)博士还记得他只是个先锋吗?


  好像还依稀记得自己被砸得满头是血晕过去之前看到了雪色的剑气,是老板吧。既然他来了,就没什么危险了,之后他就放心得晕了过去。


  嘉维尔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讯使满头白布呆坐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思考的奇妙景象。


  嘉维尔:......这家伙不会脑子被打傻了吧。


  不和伤员计较的伟大医师敲了敲门,咳嗽了一声:“讯使,现在感觉好点了吗?”她走到讯使床边,“这次你的伤口看上去很吓人好在及时救治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碍,现在的首要目标就是好好静养,最近的工作我也和博士说了,你不需要做了......”


  嘉维尔絮絮叨叨了一阵子,讯使原本呆滞的眼神从看向她开始就变得难以言喻可以来。


  讯使踌躇了一会,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嘉维尔,说:“......最近可露希尔又给你们推销了什么并没有什么意义的数字头饰了是吗?”


  “......哈?”


  这家伙果然脑子坏掉了。嘉维尔一脸冷漠地想。


  —————————


  讯使晕晕乎乎地被嘉维尔从医务室里赶了出来(嘉维尔:既然已经可以用脑子犯傻了那大概你可以滚了)。一路上除了收获干员们的嘘寒问暖还看到干员们头上都漂浮着一个鲜红的数字,大多都是50上下。


  根据聪明的讯使的近日的观察发现,这些数字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好感值了。由于自己的良好人缘可以看到大多数干员对自己的好感值都在50上下,但是向幽灵鲨和拉普兰德一类拥有蜜汁执着的人的好感就在40上下,喀兰的大家好感都在60到70不等。


  看来自己的人缘还是挺好的嘛!讯使骄傲得扬起了自己的脑袋!可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动作,就让讯使的头又疼了起来,他感觉自己迅速缺氧,头好像又渗出血来了。他晕乎乎地走到了一间休息室里,迷迷糊糊地看到里面好像有个人在,他也没办法想那么多了,他直挺挺地倒在了灰色调的沙发上。朦朦胧胧地看到了那个人头上一个鲜红的数字,还没等他眯起眼睛看清,他就晕了过去。


  等到......醒过来......再去......道歉......吧......


  他闻着沙发上冷冽的雪松香,幸福得睡死了。


  —————————


  银灰听到门把手转动的声音,门被打开了,他抬起头,看到他伤势还未痊愈的下属迷迷糊糊地走了进来,直挺挺地倒在了沙发上,看来是没看清房间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就进来了。


  银灰站起身来,把自己的大衣解下来,走到沙发前,看着讯使疲惫的脸,轻轻地把衣物盖在了忠诚的属下身上。


  他看着讯使头上雪白得刺眼的白布,轻皱了眉头,想起了他赶到的时候,讯使已经被那个整合运动成员击倒在地。他跪倒在黄土飞扬的地上,满地都是鲜血,而他已不省人事。整合运动的人看着就将给予讯使最后一击,他的心忽而一痛,爆发了令他也感到惊讶的速度,冲向了讯使,一招真银斩打败了敌人,也顺势将这一波的敌人消灭殆尽。


  这才给了博士时间去部署下一批干员,也给了医疗兵带讯使撤退的时间。


  银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属下这么上心,他轻抚讯使的眉间,抚去他紧皱的眉头。银灰这才感觉像是触电一般收回了手,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心不住地跳动,这太令人陌生了,他按住自己的胸口,却无法阻止自己的心跳。他有些急躁地甩动尾巴,像是落荒而逃一般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他需要让自己冷静一点。


  —————————


  讯使睡了一个好觉,他已经很久没睡得这么香了。


  他在梦里看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看到了那个雪夜被捡回去的自己眼睛里最明亮的光。


  从那一天他就知道,自己逃不开一个名为“恩希欧迪斯”的魔咒。


  他心甘情愿为他出生入死,为他披荆斩棘。只是渴望那双冷灰色的眼中有他的存在。可是恩希欧迪斯的心是肉做的,银灰的心大概是冰铸的。


  他从未流露出什么不同的情感,这让讯使感到了挫败,久而久之他只希望可以留在银灰,恩希欧迪斯的身边。他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上天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


  他睁开眼,看到坐在办公桌前办公的老板,然后就是老板头上明晃晃的数字。


  99。


  ??????


  他是不是还在梦里,他是不是还没醒啊。


  讯使狠狠地捏了自己的脸一把,把他疼的叫了出来。这才发现身上盖着自家老板的大衣。


  这么疼,是真的,不是梦。然后讯使就开始抱着自家老板的大衣傻笑了起来。


  银灰疑惑地看着傻笑的讯使,起身走向讯使,出于关怀下属,他说:“没事吧,讯使。”


  “在下一点事也没有!就是十分的高兴!”


  “哦?什么事这么高兴?”


  “就在刚才之前,在下以为自己是单相思,但是在下发现,在下和喜欢的人是两情相悦!”


  “......是吗。”银灰看着讯使灿烂的笑容,心口一痛。


  “老板,在下喜欢你!”


  “什......”银灰惊讶地倒退了几步。讯使乘胜追击,他站了起来,明明比银灰矮了一些,但此时的讯使气场强大了起来,直逼银灰。他抓住银灰因为慌乱而无处安放的手,和他十指相扣,银灰一下子就脸红了,原本冷然且永远充斥冷静的银灰的眸子也染上了慌乱。


  银灰不安地想咬住自己的尾巴,讯使发现了银灰的意图。他打定主意,一下子就吻上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唇。


  银灰震惊地睁大自己好看的眼睛,和讯使充满爱意的绿色眼眸对视。银灰看着那双眼里的情感,不禁也心软了下来,他们俩忘情地拥吻着,小小的房间里充斥着情欲的味道。


  银灰慢慢闭上了眼,头顶的数字也慢慢变成了100。


  他想,现在,自己行走的这条路上,不再是独身一人了。


  —————————end—————————


感觉这次写的不是很好(土下座)

喜欢甜甜的恋爱希望还可以写(哎嘿)

关于好感值以后应该会搞长一点的系列然后会完善短篇不能体现的一些设定(突然开坑)

大家看的开心呀

 @音色满楼  下一棒的gn


【錆义】天空坠落之时

  明日方舟pa




  我玩游戏玩疯了




  罗德岛干员的殉职前半个小时




  先锋菲林錆兔和狙击萨卡兹义勇的爱情故事




  光明正大搞兽耳(萨卡兹又不是)




  瞎搞的短打




  又是双人视角换着来




  ooc ooc ooc




  ok?

        

        给 @一颗有花的树 


  ———————




  天空已经成了红色,热烈的血红色,和已然成


为废物的城市呼应。街道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不祥的火焰在燃烧着,数不清的尸体横陈街头。这里是泰拉的切尔诺伯格,这个已经被整合运动所攻陷的废城。




  錆兔在等,他头顶的耳朵随着风轻轻抖动,身旁的火焰扭曲了他的身影。那边的整合运动已经渐渐靠近了,等到他们一出现,义勇的枪会射中那些人的头颅,那个时候,就是自己趁乱上去收割生命的时候了。毫不犹豫的。




  这里是战场,战场上没有族群之情,被他杀掉的那些整合运动成员中,有和自己一样的菲林,也有和义勇一样的萨卡兹。




  我们都是矿石病的俘虏。




  为什么矿石病的大家要这样相互伤害彼此呢?为什么得了这个病的我们要遭受歧视呢?




  錆兔不能想那么多,也不敢想那么多,他只知道,他的任务是和小队的成员一起掩护中队撤退。现在,这个小组只剩下錆兔和义勇了。




  大家都把自己年轻的生命与魂灵留在了这个城市。




  “砰——”同时伴随着一声惨叫。




  錆兔反射性地拔出手中的刀,是义勇的枪声,他打中了整合运动的成员,这是个信号,是他应该出场的时候了。




  他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手起刀落,红色的血飞溅到了他的脸上,衣袖上。他手上的血都是同胞的血,但是他不能停下脚步,他还有爱的人,还想在这个被神所遗弃的世界中和爱的人活下去。




  活下去,直到天空坠落,直到红日落海。




  他不停的砍杀敌人,手臂上的源石碎片开始隐隐作痛。结束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该去找到义勇,和他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等到一切都结束,他还想和义勇,坐在罗德岛的甲板上,看看那灰色的天空,和朦朦胧胧无法明晰的星星。




  —————————




  义勇其实是一个胆小又自卑的人。




  在他的童年,作为萨卡兹的他一直是被谩骂的存在。作为如同恶魔一样的种族,他们是被厌弃的存在。但是他有他的姐姐,姐姐在他的世界里为他遮风挡雨,姐姐保护他,教导他。姐姐给予他的,是爱而不是恨。




  所以,他学会的是爱,而不是恨。




  但是姐姐被夺走了,被矿石病,被那些人。那一天,那些人把姐姐从家里拖了出去,穿着警服的人们厌恶地看着姐姐和他。他不明白,为什么姐姐要遭受这些。姐姐只是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亲吻了他的额头,一滴热泪滴了下来,他感觉很烫,滚烫的泪快把他灼烧殆尽了。




  “义勇,活下来。”




  然后,然后他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姐姐。




  为什么姐姐会死?为什么自己要遭遇这些?他在孤儿院里一直问自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光里,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度日如年。




  幸运的是,他遇到了鳞泷先生,先生带他离开了那个卡兹戴尔的家,带他离开了那个被歧视的孤儿院。他是幸运的,失去了姐姐,他还有罗德岛的大家,医务室里美丽的黎博利姐妹,凶狠却喜欢吃甜食的鲁珀人,沉稳可靠的乌萨斯人.....还有錆兔,那个给予他对抗命运勇气的菲林,也是他的太阳,錆兔拉着他的手,走出了失去姐姐的痛苦。也让他立下了要保护自己在意的人的决心。




  即使在后来的任务中不幸感染了矿石病,他也没有停下战斗脚步。这样的他也是可以去保护别人的。他举起了手中枪,是的,他想活下去,和大家,战争总会结束,他会活下去。




  “砰——”枪响了。




  敌人的狙击手也发现了他的藏身之所。




  “砰——”又是一声枪响,他的左臂被击中了,但那又如何,他的任务是掩护錆兔,他不能在这种地方停下来。




  于是,他再次举起了枪,任凭红色的血滴落到地上。




  —————————




  伴随着刚才的突击,錆兔已经结束了战斗,錆兔警惕地走在血液和断肢陈横的楼道中。顶楼是他和义勇约定的据点,他们将在那里尝试联系罗德岛,希望可以找到撤退的方法,他们不能死在这里。




  战场有时候会让錆兔想起过去的事。




  他回想起了刚刚同那个萨卡兹见面的场景,他和自己一样,都是被世人排挤的存在。錆兔是因为病,而义勇是因为族群的身份。




  而他们都没有做错什么。




  那个时候的义勇,你无法在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找到光,他似乎下一秒就会跨进一个深渊中。所以錆兔去握住了他的手,錆兔希望在那双眼里看到光彩。




  那一天义勇哭了很久,他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对姐姐的思念,对世人的困惑,对自己的迷茫。但是却没有恨意,义勇是一个内心中充满了爱的孩子,他应该活下去。




  于是他们成了朋友,进而成为了搭档,现在是最亲密的伴侣。




  他们在训练场里拥吻,在战场中相拥而眠。他想和义勇活下去,在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里。




  义勇应该活下去。他握紧了拳头。




  他加快了脚步,而楼顶的出口却透出天空不详的红光。




  —————————




  义勇已经负伤了。




  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血一滴滴离开身体,血流尽了,是不是血液里的源石碎片也会流出去,那样病就好了?义勇漫无边际地想着。




  他看到錆兔朝他冲了过来,义勇用枪支起了自己的身体,勉勉强强地站起来。然后他们拥抱在了一起,然后他们交换了一个混杂着血、泪和灰烬的吻。




  天空开始坠落,就像是一个塌落下来的天花板,一颗颗带着火光的源石陨星落到了地面上。切尔诺伯格的大地上燃烧起了地狱的火。




  人间变成了炼狱。




  錆兔揽着义勇,两个末世里孤独的灵魂见证了这个城市的的覆灭。




  义勇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这样好像也不坏,这样的终结似乎也没什么不好。他的意识还是混沌,他好像看到了姐姐的脸。在昏迷的前一秒,他似乎听到了錆兔对他说的话。




  是什么呢?




  —————————




  再次睁开眼睛,他看到了罗德岛医务室里雪白的天花板。




  义勇感到惶恐。




  他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源石在他的血管里流动,一点点附着到他的脏器上,他的心也像被石头覆盖了一样,开始变得冰冷。




  他记起来了,最后錆兔在他耳边轻轻地道了一声什么。




  “对不起。”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




  滚烫的泪水一滴滴落下,把他整个人灼烧殆尽了。




  —————————end—————————




  一直都很想搞这个




  写的超级顺手




  里面有俩伏笔不知道看出来没




  姐姐的泪灼烧了义勇,义勇的泪把自己灼烧殆尽




  錆兔知道义勇心里有爱没有恨,才希望义勇活下去




  錆兔做了啥我也不知道(想不出来)就别深究了哈哈哈




  渴望评论()

【推银】维多利亚手札

  预警!!!

  维娜x银灰 abo 双a 不是性转(好吧感觉abo没怎么提及)

  对就是那个推进之王,但因为笔者很菜,所以和你舟里那个有点不太一样

  因为是银少爷所以。。。和银老板会有不同

  极端ooc ooc ooc(真的)

  我流人物解读

  大家都年轻了一轮,大概是17岁有些心高气傲的维娜和19岁还挺青涩的恩希欧迪斯少爷?

  有原创路人,真的只是个路人(而且没怎么提)(且无关紧要)

  日常向(?)

  两人视角相互零碎地拼凑起来的文字

  普普通通的维多利亚爱情故事

  一件由行李引发的血案(不是)

  我希望我可以写沙雕文,但这只是个雷文

  ————————————————————

  说到维多利亚,民众们第一个想到的不是那威严的维多利亚皇家近卫学院,而是潜藏在伦蒂尼姆街头的帮派——格拉斯哥帮。

  —————————

  距离父母去世已经有三月有余,却恍若隔世。恩希欧迪斯精疲力尽地处理好家中的事务,安排好两个幼妹的生活。只身一人,来到了维多利亚这么一个与谢拉格完全不同的城市求学。

  大约是为了家族的荣耀。

  恩希欧迪斯刚刚踏上这个移动城邦,就感受到了这个与谢拉格不同的城市的氛围。这时天空正下着细雨,空气中有淡淡的雾气沉沉浮浮。不远处是人群来来往往,所有人都在这个灰色的天空下往来,恩希欧迪斯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陷入了初次离家的忧绪中,这里的一切都与那个飘散着碎琼乱玉的家不同,不论是人,还是事。就是这么一晃神的时候,就是在恩希欧迪斯准备拿起行李到接应的人所说的地址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

  他的行李被偷了。

  ……

  真是民风淳朴维多利亚。

  —————————

  格拉斯哥帮在大部分当地人的眼中就是个不入流的小混混集团,没有人知道这些人天天在伦蒂尼姆街头打架斗殴是为了什么。人们不想去了解,但也乐于看热闹。

  维娜叼着对于常人来说过酸的棒棒糖,懒散地穿过街道,今天的伦蒂尼姆还是一样和平啊。道路两旁的的商店橱窗里是来自龙门的最新服饰。还可以依稀看见商店里的菲林老板家电视里的武打片。除了空气中的炸土豆的味道,今天也是不错的一天。维娜这么想着,看到了前方街角人群突然便集中了起来,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原本潮湿凉爽的空气变得闷热了起来。同时传来几声“......请把行李还给我......”“......哈...…你tm是哪根葱…...”“......那个小伙子是外地人吧......”“......才来维多利亚就和格拉斯哥帮里的人杠上了......”

  收回前言,今天一点也不和平。

  少女阿斯兰一口咬碎了含着的的糖果,囫囵吞下,收手插兜,向着密集的人群走去。

  —————————

  恩希欧迪斯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他居然被偷了??并且他还一点感觉都没有??优秀的猎手被人当成了猎物,这怎么能让人不生气?好不容易寻到对方的踪迹,好不容易捉住这个该死的小偷,他竟然还如此理直气壮?拥有良好教养的恩希欧迪斯说不出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愤怒,豹尾焦虑地甩动着,尾尖上的毛根根炸起,他开始任凭自己的信息素尖锐地朝对面的Beta刺去。

  人群因为这信息素开始变得骚动,对面的Beta再怎么迟钝也发现自己招惹了个刺头。但骨子里对待外地人的傲慢和身为街头混混的奇妙尊严却支使他不向前面这个年轻的菲林Alpha低头。

  ......明明是个小偷。

  —————————

  骚动的人群,混乱的争执,浑浊的空气,哦,还有这该死的炸土豆的味道。维娜抖了抖耳朵,开始懊恼为什么为了看看当事人到底是不是格拉斯哥帮的人而混入人群。现在确认了对方只是个无所事事的真·混混,她也应该离开了。

  杂乱无章的信息素纠结在一起,这让这名少女Alpha开始烦躁起来。维娜开始思考怎样才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这样下去,她怕不是真的要在大街上暴起伤人了。

  ......回去和因陀罗打一架消消火好了。维娜混混沌沌的地这么想着。

  闷热的空气中突然就飘来了一股冷冽的草木气息,一股不属于维多利亚的气息。维多利亚是温婉又湿润的,像是最醇美的女孩。生在这里的人们的身上也和这个城市一样,有着她特有的湿润水汽。而这股信息素冷冽的像高岭的雪,还是终年不化的那种。

  维娜的脑子突然就被刺激的清醒了,头不再那么混沌了。她开始好奇了,她想看看这个外来者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哪怕他是个和自己同性的Alpha。

  哪怕他是个Alpha。

  少女阿斯兰改变了自己的目的地,穿过人群,向那股气息走去。

  —————————

  恩希欧迪斯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女阿斯兰,原本愤怒的心慢慢被疑惑取代。怎么又多了一个人?可怜这位大少爷了,第一次出远门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比他稍矮的少女阿斯兰只是偏过头来,有些懒散地说:“我帮你把行李拿回来,作为交换......”

  “接下来你在维多利亚的日子让我跟着你呗。”

  恩希欧迪斯:“......什么?”

  —————————

  伦蒂尼姆已经很久没有迎来什么新人了。

  恩希欧迪斯提着行李走在伦蒂尼姆的街道上,后面还跟着一个阿斯兰。背后的目光刺的恩希欧迪斯头疼极了,虽说这个少女算是帮了他,可她什么也不要让他很难受啊,欠别人的人情真的非常不好受。虽然这个少女满口“只是跟着你。”天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喀兰之神在上,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维娜一直盯着这个从身形少年逐渐过渡到青年的异乡人,和维多利亚的大多数人同属一个种族——菲林。可又和城里的菲林不一样,维多利亚的菲林没有这样美丽的银灰色头发,没有如同金属一般冷冽的眼眸,没有这样可以称得上是有些苍白的皮肤。

  少女阿斯兰感到十分兴奋,连带着过去十七年都司空见惯了的街道也因为这个异乡人的存在而出现了不一样的色彩。原本懒散地眯起的眼睛逐渐睁大,她想知道更多有关于这个人的事情。

  她想知道更多外面的世界的事情。

  “维娜。”

  “......什么?”

  “我叫维娜,你呢?”

  “......恩希欧迪斯......”鬼使神差地报上了自己的姓名。谁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感觉。

  这个初遇,好像有点不太美好。

  —————————

  恩希欧迪斯感到有些烦躁,他对这个阿斯兰的行为真是越发摸不着头脑了。除去在自己忙碌哦的的时候总是可以找到自己以外,现在竟然慢慢开始渗透自己的生活了,连自己常去休息的书店也难以幸免。

  看着身边的位置又再次坐上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恩希欧迪斯的嘴角不禁毫不优雅地抽了抽。

  “你总是这样闲的吗?”恩希欧迪斯感到有些好奇。

  “嗯……有点吧,不过我是为了一个人而来。”金发的阿斯兰耳朵抖了抖。

  “哦?那个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我想想,明明和我都是Alpha,明明也没比我大多少,但我就是想再更多更多地去了解他,去看看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嗯......明明不符合我的性格。”

  “......”

  “你说是吧,恩希欧迪斯。”比恩希欧迪斯稍矮的少女转过头来,闪烁着野心的金色瞳仁与银灰色的瞳仁相视着。这让恩希欧迪斯难得的感到了不安,豹耳在头顶有些慌乱地抖动着。

  阿斯兰像是发现了什么,凑过身子,一手把恩希欧迪斯的领带拽住,让他和自己到达同一个高度。

  “我想更多的了解你,我想知道的更多的恩希欧迪斯。”

  恩希欧迪斯的嘴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夹带着一股酸甜的味道,大概是糖果?恩希欧迪斯突然就这么想了。少女阿斯兰从只是青涩地吻上他,开始慢慢地轻咬着猎物的唇瓣,恩希欧迪斯也不甘示弱,希望可以获得主动权,他和阿斯兰一样青涩地回吻,舌在唇齿间慢慢交融,两个Alpha在书店的角落里激烈的亲吻着,飘散出的许些信息素也交织在了一起,圣山上冷冽的草木香和都市里活泼的糖果香开始变得融洽起来。

  明明是两个Alpha。

  但这又有什么问题呢?

  —————————

  维娜心情很好,和恩希欧迪斯成为恋人似乎都是那么顺理成章,恩希欧迪斯和她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他眼底的最深处,是浓厚的恨意与野心。

  这太叫人高兴了,维娜太喜欢那双眼睛了,两人交融在一起的时候,维娜最喜欢盯着那双眼睛了。经历过情事的眼尾还泛着一抹醉人的红,银灰色的眼睛里只有你一个人,仔细看又可以发觉漂亮银灰色眼眸的眼底只有凛然,让人怀疑他根本没有沉溺情欲。

  不过身体倒是挺诚实,毛茸茸的尾巴和自己的不一样,手感太好了。

  还有耳朵,敏感的可爱。

  维娜陷入了白日里的不洁妄想。

  她也明白,恩希欧迪斯也在利用自己的身份去与本城的黑道势力交涉。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充满野心的他也很迷人。

  真希望可以看到更多的恩希欧迪斯,这个奇妙的菲林男子,越了解他,越是让人渴望更多,渴望更多不一样的他。

  可能,她并不满足于这个恋人的身份?

  那她成为恩希欧迪斯的伴侣不就成了?

  阿斯兰从来都是最大的猎手和赢家。

  —————————

  是时候了,恩希欧迪斯知道自己该离开了。目前他已经获得足够的力量和足够财力。他还有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谢拉格的家,他还有他的两个幼妹需要他。他的最终目的是重新崛起希瓦艾什家,为双亲报仇,让那个与外界隔绝的家乡知晓银灰的力量,让那些家族的敌人知道银灰的到来。

  那维娜呢?心底里有个声音这么说着。

  我理应抛却一切杂念,从背负家族的荣耀那一天开始,我就不仅仅是恩希欧迪斯了。

  那么,家族的荣耀......到底是什么......心底里有个声音哀叹着。 

  —————————

  从恩希欧迪斯离开,已经有三年了。维娜开始变得更加懒散,已经懒散到冷漠的地步了。

  她蹲在伦蒂尼姆的街头,看着人群还是这样的来来往往,信息素的味道混杂其间,连该死的炸土豆的味道也还在。

  她知道自己和恩希欧迪斯终将会分开,他们看上去,不像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一个大少爷,一个是街头混混(大概?),并且两人都是高傲的Alpha,怎么看两者都不该放在同一个词典里。而她就是走到了那个高傲的少爷的身边,还和少爷做了些挺有趣的事情。

  维娜觉得,自己是喜欢恩希欧迪斯的,不然怎么还对他这样的念念不忘。

  真希望还可以看到那双眼睛,真希望还能见到恩希欧迪斯。

  维娜站起身,从口袋里掏出糖果,拆掉花里胡哨的糖纸,含着酸酸的糖果。已经身量高挑的女Alpha抬起头,看着与三年前,相似有不同的天,话说,这天,怎么透出一种危险的红色呢?

  算了,要不去买一罐咸甘草糖吧。

  —————————

  恩希欧迪斯,不,现在是银灰了。

  当银灰收到来自维多利亚的一些近卫的密函时不禁失态地揉皱了信纸。

  “......维多利亚频繁出现天灾,大部分人感染矿石病,伦蒂尼姆掌权人已经更换......”

  维多利亚已经沦陷了吗?那维娜呢?她呢?

  银灰想,他大概是喜欢维娜的,维娜身上的气息和终年下雪的谢拉格不同,刚见面就可以感知到她身上热烈的灵魂。她是维多利亚人,却又和维多利亚不一样,寻常维多利亚人身上用带有湿润的水汽,而维娜的身上是糖果和阳光拼凑的热烈的灵魂。阿斯兰和菲林,两个人都是Alpha,但是确实走到了一起。他们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已经不为人知,留下的只有美好的回忆交织在脑海里。那段时光在他的求学经历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那个人让他日渐冰封的心逐渐消融。

  银灰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只是纠结地双手交握,尾巴烦躁地甩动着。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出这个圈子。

  家族的荣耀到底是什么呢?他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他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了。

  —————————

  罗德岛是个不错的地方,格拉斯哥帮的大家都停留在这里,为了治疗矿石病的,为了谋求生路的,为了酣畅淋漓地战斗的。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由。

  而她呢?大抵是为了等一个她不知道会不会来到的人吧。毕竟她实在不想放弃她的猎物,只属于她的猎物。

  阿斯兰是最有耐心的猎手。

  医疗兵小姐总是担忧她身体里的矿石结晶,虽然目前没有感染的危险,但一天天过去,谁也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推进之王会不会也成为矿石病的俘虏。

  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关,她在战场上已经看过太多的生与死了,她自己的死倒也不会过多关心了。而且一个总是担忧的人,可以在战场上活下来吗?或许有过担忧吧,或许恐慌过无法再见到那个人。

  今天的罗德岛比往常似乎更加嘈杂,听因陀罗说有个大军阀要和博士谈谈结盟的事情,和她没什么关系,只是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灰色而又阴沉的天空让她回到了多年前那个伦蒂尼姆的街头,她就是这样与她的恩希欧迪斯相遇的。

  她鬼使神差地跟着人群,看着上空逐渐下降的直升机,看着从直升机里出来的那个人。

  阿斯兰的眼睛睁大了。

  他高了,他瘦了,他还是恩希欧迪斯,却又不是恩希欧迪斯了。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还是她的恩希欧迪斯,是她的猎物啊。

  常年懒散的阿斯兰眼睛泛着精光,尾巴轻轻的甩动着,她咬碎了嘴里的糖果,囫囵吞下。

  好久不见。

  远处的菲林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耳朵微微抖动,却始终没有回头。

  远方传来一阵鹰啸。

  天空似乎暗了下来,要下雪了。

  ———end———

  大家肉吃多了喝杯清水解解腻呗(什么)

  我太菜了拉低了全群老师的水平。

  全文都是笔者的妄想,我觉得年轻的老板肯定没那么多花花肠子,肯定更青涩一点嘻嘻嘻。推进之王的话年轻的时候应该没那么懒散吧,毕竟帮派领袖。

  希望下次还可以写出更好的文。

        下一棒的老师 @诺伊斯 

【錆義】予爱以死

 @阪栗栗栗栗子 

給栗子的wwww

———————————————————————


  義勇視角




  老梗花吐症 但是含有私設 




  又是我流青春疼痛文學(我只會這個)




  預警:有人物死亡描寫 非常非常意識流 會有下篇作為解釋




  人物屬於鰐魚老師ooc屬於我




  dbp真的非常ooc你確定要看嗎




  如果ok?




  ————————————————————




  富岡義勇病了。




  大概吧。




  最近的修煉漸漸變得不那麼得心應手了,是因為選拔的來臨導致的心焦嗎?




  ————————————————————




  「沒事吧,義勇?」看著錆兔關心的面龐,嗓子似乎是被人捏住了,無法從心底里嘆出的聲音。




  就徬彿是要溺水而亡了一樣。




  「……我沒事哦,錆兔不要擔心啦!」沒錯,就像往常一樣,嘴角勾起同樣的弧度,眼睛微眯。陽光的徬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話說回來,聽鱗瀧先生說,我們馬上就可以去參加選拔了!錆兔你這麼厲害,你一定可以成為優秀的鬼殺士的!」




  「你也會的。」




  「唉?」




  「義勇也會成為優秀的鬼殺士的。」




  所以,不要再總是想著尋死的事情了。




  「……哈哈,是嗎?」快點結束這個話題吧,不然,不然就無法停下了,「我有事,先離開一會哦。」快去地離開,就像逃跑一樣,真是沒有骨氣呢。




  咽喉的深處傳來熟悉的瘙癢,有什麼東西要破繭而出了,來自心口的疼痛開始擴大,一點一滴的情感被痛苦地抽離,徒留下無限的空虛,空虛之後又是更為強烈的悲傷與痛苦侵襲這大腦。眼淚不住的地從眼眶中湧出,右手狠狠地掐住脖子,混合著痛苦與悲傷地情感自口傾瀉而出,瘦小的身軀不住地顫抖,跌坐在地上 。




  前方的地面上,片片雛菊花瓣散落在地,像是被撕成碎片的心臟。




  無礙,只要能看到錆兔就可以了。




  沒錯,只要能夠注視就好。




  ————————————————————




  鬼,真的十分強大。




  鬼奪走了自己的姐姐,自己的家,給自己的記憶中家人的身影上,蒙上一層血霧。每當深夜夢回過去,只是隻身站在殘破的,鮮血飛濺的屏風前,無法移動自己的身體。屏風被不知明的力量緩緩拉開,滿地都是粘稠的液體,從室內的中央向外延伸。那個恐懼中心的背影不停的聳動肩膀,令人牙酸的撕咬聲不斷在寂靜的夜裡回蕩,在姐姐慘白的臉上,痛苦和驚懼永遠定格。




  那個身影停了下來,慢慢轉過身子。




  烏雲漸漸散開,慘白的月光灑滿庭院,一叢無精打採的雛菊被冷月照得慘白,濺落的紅色是那樣的顯眼,是狼藉一片。




  「你要來點嗎?」




  愉悅的聲音在耳邊炸響。




  初二的月亮看上去,冷漠的些罪惡。




  ————————————————————




  錆兔非常的努力,在他已經擁有了極高的天賦的前提下,他還是那麼拼命,現在已經差不多把鱗瀧先生教的內容都融會貫通了。




  清晨的陽光灑在錆兔肉色的頭髮上,身體的一側被打上柔亮的輝光,細細密密的汗水從額角滑落,銀色眼眸目不轉睛地注視前方,呼吸平穩地進行著,口中念念有詞,手上也沒有停下動作。這樣的錆兔,絢爛得讓人無法直視,就像太陽一樣。




  真的非常喜歡。




  不斷地做著揮劍的練習,同時努力去體會全集中呼吸,引導自己去接觸那個世界,這樣就可以稍微和錆兔靠的近一些,近一些。為了鏟除心裡的噩夢,還要更加努力,只要有錆兔在身邊,就可以做到這一切。心裡騰升起由衷的喜悅,心裡是漲漲的,這樣的飽滿。揮劍的力度再次加重,徬彿過度練習的身體被掃除疲憊。




  心口飽滿下的撕裂不算什麼,更多的是從心底發出的快樂的光彩。




  角落里,一從雛菊向著陽光靜靜地開放。




  ————————————————————




  藤襲山是人生中的第二個噩夢。




  實力不濟的自己被鬼所擊倒,短暫人生的走馬燈已經轉起。這個時候,太陽來到了我的身邊。




  錆兔利落地擊敗將自己逼入絕境的惡鬼,扶起已經開始意識模糊的我。我艱難地抬起頭,只能看到錆兔堅定的目光和藏在眼中的溫柔。




  「義勇,你已經受傷了,你和別人待在一起吧。」




  「......唔......不......你一個人怎麼......能行......」




  「相信我吧,我一定會回來的。」




  堅定的銀色眸子和我的雙目對視,我眯起了眼睛,錆兔的輪廓漸漸模糊,但是我已經不再焦慮了。錆兔說沒關係,錆兔是最厲害的,他一定......




  溫暖的手撫上了我的額頭,在粗糙的老繭的摩挲下,我漸漸沈靜下來。




  啊,溫柔的太陽降臨到了我身邊,放心地閉上了雙眼。不管怎麼說,太陽是不會墜落的吧。




  太陽還是墜落了。




  恢復意識的那一刻,我聽到了我這輩子最讓我苦痛與悲哀的話。




  「......這次居然只有一個人死了,其他人都活下來了。」




  「唉,我聽說啊,那個死掉的孩子啊,把藤襲山幾乎所有的鬼都殺掉了,還救了好多孩子呢,是因為這樣,今年這期才有這麼多人過下來吧。」




  「是啊,太可惜了,當時有人看到那個孩子啊,日輪刀斷了,隨後就被鬼折斷脖子了,唉......太可惜了......」




  不安與惶恐在心間跳動。




  「對了,我聽活下來的孩子說,那個被鬼殺死的孩子啊,是很少見的頭髮呢。」




  不要再說了。




  惶恐自心底而出,令人無法喘息的痛苦自心臟決堤。




  「是肉色頭髮,左側嘴邊有一條傷疤的孩子呢......」




  淚水淌滿了臉,眼睛漸漸失去神采,鑽心的疼痛,窒息的悲傷,嗓子里又是熟悉的瘙癢,心臟被撕碎了,不住地咳嗽,不住地落淚。




  手心裡的雛菊花瓣已經枯萎了。




  太陽終究還是落下了。




  我將永遠溺亡於初二的冷月。




  end




  後日談:雛菊的花語有隱瞞在心底的愛,暗戀還有離別。




  義勇的花吐症在我的私設里更像是情感的具現化,不會死的。從不願訴說到學會隱藏到逐漸顯露最後是無疾而終,是還未開始就被判死刑的暗戀。




  文中有對應吐花時對心臟的的描寫,想表達出,花就是從義勇心口開出的,就是一片片義勇的心的碎片,可惜文才疏淺,沒有辦法描寫得更好。




  還有什麼問題可以在評論里問嗷!請給我評論!非常感謝!




  


  


 

【炭义】信

  梗源漫画里鳄鱼老师说炭治郎写信给义勇只是义勇从来都不回信


  真实短打 非常非常迷 慎入


  可能有后续?


  ooc突破天际 我流恋爱故事 虽然倾向不是很明显但是是炭义炭义炭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k?


  ————————————————————


  今天也送来了一封信。


  信鸦与他头上的蓝天飞舞着,他伸出手,信鸦便停在了他的手臂上,还顺势啄了他一下,才将脚上的信交给了他,而后便迫不及待的扑打翅膀,消失在天际。


  “……痛。”


  ————————————————————


  富冈先生谨启:


  近日可好?


  我已经寄了这么多信了,为什么富冈先生就是不回呢?(委屈)啊,算了,可能富冈先生您有重要的事,无法写信吧?所以我来写就可以啦!


  富冈先生,我同您说,今日我已经顺利完成了任务哦!这次是在一个小屋中战斗,这次的鬼是一个使用鼓作为武器的鬼呢,着实让我们苦战了一番。啊!对了,在我还未为您介绍呢!我在前往这次任务地点的路上,遇到了同队的鬼杀士哦,他叫我妻善逸。善逸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啊,刚见面的时候他还在乞求一位小姐同他结婚,真是的,给别人添麻烦可不是什么好行为啊!


  与鬼的战斗虽然胜利了,但那些逝去的人也不会再回来了。我很难过,打败了这个鬼,这个鬼在消失的那一刻,停驻在他上的是解脱,还有一种释怀,喜悦和悲伤混杂的奇妙味道。鬼写信吗,那么他们写信时,会是怎样的心情呢?我不明白,我很困惑,我只能感觉到,总有种无奈的悲哀一直停驻在这个世间。心口有点闷闷的,希望这个鬼来世可以好好活着,做自己爱的事情。在一张张手写的纸上,凝聚了一个人的感情,不论怎样,都不该被人所嫌恶,您说对吗?


  同样在这个任务中,我们又遇到了一个名为嘴平伊之助的同僚,啊……虽然与他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冲突……如果真的要去形容他的话,他是一位充满野性的剑士。再说说家妹吧,祢豆子今天也很精神哦,她很乖,也没有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哦。她还保护了人类!如此一想,还是十分感激您对我们的帮助,富冈先生,感谢您为我们指明一个方向。今后我也会一如既往,为了找到把祢豆子变回人类的方法而努力,希望您能祝福我。


  对了,如今我正在刻有“藤”字家纹的地方疗伤,等伤势一好,便动身前往下一个任务。话说这里的饭菜可真好吃啊!善逸和伊之助也十分喜欢,伊之助他似乎是不够吃的样子,喜欢吃我碗里的菜。真是的,直说就可以了,所以我把菜给了他,不过为什么他脸上的表情会变得那么奇妙呢?不知道怎么形容,有机会您也可以看到就好啦。


  那么就写到这里吧,今后我也会好好写信的!坚持!所以什么时候富冈先生您也给我写信啊……


  不过我有预感哦!我们马上就可以再见啦,富冈先生!十分期待与您的再会!再会的时候再向您传达信息吧!


  希望您能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


  灶们炭治郎 敬上


  大正xx年xx月xx日


  ————————————————————


  一如既往的信,一如既往的文字。但是心里却涌现了奇怪的感觉。


  不是突然爆发,更像是一种细水流长,就如同春雨般,润物细无声。


  明明一开始,还不是这样的。随着一封封信的到来,开始越发不知所措,也越发习惯。习惯在同一个时间收到信;习惯花费时间去读信;习惯去看他写的一切......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他好像已经不满足于什么东西了。


  每当收到信,总是充满不同的喜悦。


  可能就像他说的,文字里凝聚了一个人的感情吧,连他在这种感情的包围下,都变得不一样了起来。心里有点胀胀的,很奇妙,却又不讨厌。这是什么呢,第一次感觉到这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富冈一向平静如湖面明镜的脸上出现了茫然的表情。


  那么我的心中,有是怎样的话语呢?


  同他见面,那么,一切都会明了吧。


  ————————————————————


  随身的衣袋中,一封墨迹沾染的书信,一封无法寄出的信。


  信上只有四个字。


  “灶门谨启”。


  一切话语似乎都无法表达我对你的感情。


  end(?)